账号:
密码:
起阅居 > 历史 > 快穿之卿卿我我(1V1 剧情H) > 第七章温柔腹黑君王(7)
  听到百里狩月的答案,秦卿卿埋在百里狩月怀里的脸上带着笑容。
  百里狩月的态度告诉她,这不是她一个人的暗恋,而是两个人的热恋。
  “卿卿,你想好了吗?”
  百里狩月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声音中带着担忧。
  虽然他答应了秦卿卿,可他依旧不放心将她放在明处,正大光明的给她所有的爱,这样的她在后宫之中何其危险,一旦有一个看顾不到,就会出现生命危险!
  后宫里的这些女人,有哪个是如她这般单纯毫无心机的?
  听出来百里狩月浓浓的担忧,秦卿卿心里是高兴的,但对于百里狩月不相信自己的能力这一点十分不满。
  她仰着头,脸上带着不满:“嗯,我可以保护好自己。”
  “需要的时候吹响它。”
  说着,百里狩月从怀中摸出一枚玉哨,哨子小巧精致,通体碧绿,尾端有一个小孔,拴着一根线,无论是做挂饰还是挂在脖间都没有任何问题。
  百里狩月将其挂在了秦卿卿的脖子上。
  “可以传膳了?”
  百里狩月带着揶揄的口气说道。
  “我好饿。”
  秦卿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点了点头,表明自己真的饿了。
  百里狩月又传了膳,吩咐厨房的人多准备几道容易消化的吃食。
  饱餐一顿,秦卿卿困意袭来,倒头就睡,完全不顾还在旁边的百里狩月。
  这让百里狩月感觉新奇的同时还有些被嫌弃的委屈。
  睡觉比他还重要吗?
  堂堂一个皇帝,做成他这个样子简直太惨了!
  不过,这都是自己选的,自己得承受。
  一夜好眠。
  等到秦卿卿醒来的时候,百里狩月已经上朝去了。
  糯米团子出现在秦卿卿面前。
  “宿主,宿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消息?”
  秦卿卿看着那个神色飞扬的系统,不知道有什么好消息。
  “宿主你怀孕啦!”
  “什么!”
  秦卿卿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怀孕那不就证明着马上就要被害,要经历死亡瞬间了吗?
  “宿主,你别激动啊!”
  7788围绕着秦卿卿飞来飞去,两只短短胳膊挥舞着,看起来可爱极了。
  “剧情也不是不可变的,你别慌啊!只要你能够完成任务就好啦。”
  7788说出了重点。
  但问题的关键是,秦卿卿并不想经历死亡啊,那种感觉一点都不好啊!但是估计是避免不了了,目前后宫人她都没认全呢!哪知道剧情走的这么快啊!
  不行不行,今天要去会会那些人。
  想做就做,唤来小梅打扮梳洗之后,又用了早膳,施施然出了门。
  去的地点肯定还是御花园啊,御花园最容易遇见人了。
  果不其然,遇见的人还不少呢,除了德妃和淑妃,其他两个妃子都在。
  贤妃和良妃。
  要秦卿卿说,果然,皇帝选的这几个妃子其实都大差不差,也怪不得他会独宠秦卿卿,这几个女人吧,漂亮是挺漂亮,但并不是无可替代的,更何况,皇帝本来容貌就出众,这种等级的女人估计入不了眼。
  但原主的容貌在这后宫里可以说是艳冠后宫,无怪乎会受百里狩月喜欢。
  “参见两位娘娘。”
  秦卿卿带着小梅给两人请安。
  贤妃和良妃本来心情还挺好,因为德妃的原因,导致后宫的权利空落,而贤妃和良妃又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总之是一人得利,两人都能够得到好处。
  但是看到秦卿卿,又听说皇帝是因为这个女人才惩罚了德妃。顿时觉得有了危机感,看了她的容貌更是十分警惕。
  贤妃也不是那蠢人,有个德妃在前头,她自然不会那么傻。
  “起吧,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秦婕妤这样貌还真是一等一的好。”
  “比不得两位娘娘。”
  秦卿卿起身,站在一旁。
  古代的尊卑就这样,人家位分比你高,不让你坐就不能坐,不过,站的时间久了她还有孩子,肯定受不住。
  贤妃和良妃两人就在那里闲聊,根本不管她的事儿。
  她一开始还有心情观察,后来根本撑不住。
  “皇上,秦婕妤在后花园站了几个时辰了。”
  “谁在那儿?”
  “回皇上,是贤妃和良妃两位娘娘。”
  “朕知道了。”
  听到小平子的话,百里狩月依旧坐着批阅奏折,并没有任何反应。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之前秦卿卿和他讲的,她可以保护好自己!如果连这么简单的刁难她都解决不了,又何谈保护自己?
  所以说,男人啊!看到没有,男人就是这样,你跟他讲的,他就会当真,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女生就不要你去保护了?不然为什么会有盖世英雄,英雄救美这种事情发生?
  女生要强的时候,你就听听就过去了,正儿八经有事儿的时候,还是要老老实实的冲上去。
  但是百里狩月不懂啊,所以,他任由秦卿卿自己处理这件事情。
  秦卿卿一个小小的婕妤,她又不能硬刚!硬刚了真的给了别人处罚她的借口,得不偿失,干脆就装晕倒算了。
  前脚刚刚想完,后脚就没了知觉。
  “婕妤!”
  小梅惊呼一声。
  贤妃和良妃两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怎么秦卿卿的身子就这么弱了。仅仅是站了一会儿怎么就晕了?难不成是装晕?
  这么一想,两人对了个眼神。
  “这是怎么了?秦婕妤怕是站的久了,身体不舒服,你扶着她在旁边桌子上趴一会儿吧。”
  贤妃这话听起来很大度,但正常情况下来讲,一般身体有问题不是请大夫吗?
  怎么搞半天直接让她休息了?而不是让她回宫。
  小梅闻言将秦卿卿搀扶起来,坐到一边石凳上,头趴在桌子上。
  良妃说道:“哎呀,这天儿也太热了吧,还是回宫吧。你家主子晕了,不能受冷风,这儿刚好合适,就等她醒了再回宫吧。”
  两人携手离开了。
  小梅安静的守在一旁。
  等到百里狩月去了青鸾殿,却发现,秦卿卿根本不在,顿时脸就黑了。
  “你家主子人呢?”
  丫鬟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说话哆哆嗦嗦:“回皇上的话,主子,主子她在您走后就带着梅姐姐出门了。”
  “皇上。”
  小平子从门外进来,百里狩月黑着脸。
  小平子顶着压力回禀:“皇上,秦婕妤,她还在碧波亭,下午时分昏倒,就一直待在那儿。良妃吩咐过,没醒不准她回宫。”
  百里狩月面无表情,但浑身上下透露出的杀气让跪着的一干奴婢瑟瑟发抖,小平子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如果不是因为他没有及时汇报消息给百里狩月,百里狩月也不会什么都不知道,更不会如此生气。
  临走前,百里狩月瞥了小平子一眼。
  那眼神里,带着的分明是杀意。
  可小平子也不敢说话,只能跪在原地,等百里狩月回来,但心里知道,这回恐怕是真的完了。
  再说这边秦卿卿。
  秦卿卿本来是真的身体虚,睡过去了,没什么大碍,但是吧,入夜了,还是有些凉的,系统没法叫醒她,只能够利用之前收集的能量帮她护住肚子里的孩子。
  毕竟前期刚怀上特别容易掉啊!
  这要是掉了,还怎么继续剧情啊!
  秦卿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而且天已经大亮了。
  发生了什么?她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她明明记得昨天是在御花园啊?怎么一觉醒来就在自己房间里了?
  “来人。”
  “婕妤。”
  秦卿卿一脸懵逼,怎么不是小梅啊?这人是谁啊!
  “我是皇上特地派来保护您的,奴婢雪兰。”
  雪兰身穿一身蓝色宫女装,长相清新雅致,看起来就是个知书达理的人。不过,小梅呢?
  像是知道她的疑问,雪兰一边伺候她梳洗,一边解释道:“小梅因为昨日之事,已经被皇上贬去浣衣坊了。”
  闻言,秦卿卿也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昨天的事情,你要说小梅没有责任,也不可能,毕竟,小梅一点都没有为她这个主子着想,而是害怕良妃,按照良妃的话执行,这样一个奴婢,肯定不能留在身边了。
  “皇上呢?”
  秦卿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想起来,这么说,百里狩月也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了?
  “想起来了?”
  百里狩月身着龙袍大跨步走进来。
  雪兰福了福身子,退下了。
  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看着百里狩月的脸,秦卿卿心虚的不敢看他的眼神。
  “是谁跟朕讲,能够保护好自己的?”
  百里狩月的语气很平淡,但秦卿卿就知道,他其实不高兴了。
  秦卿卿不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但她确实不想偷偷摸摸的,也不想百里狩月去别的女人那里。
  朝政的事情她不知道,既然百里狩月答应了她,她就相信他会处理好这些事情,不会因为后宫这些女人而干扰了他的王朝。
  “我只是个婕妤啊,我能怎么办?毕竟她们等级比我高啊。”
  说着说着,秦卿卿还有些委屈,本来也就是啊,古代尊卑等级在这里,她也没有任何办法啊!
  “怎么不见你如此听朕的话。”
  百里狩月很明显脸色好了许多,语气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丝的醋意?
  是她听错了吗?还是怎么回事?
  堂堂一个皇帝,怎么就给人一种怨妇的感觉呢?
  算了,这可能是她的错觉。
  毕竟百里狩月的脸上可是没有任何其他的表情呢!
  “这怎么能一样呢?你可是最亲密无间的人啊。”
  秦卿卿站起身,柔软的身躯贴近他的胸膛。双手穿过他的自然垂落的胳膊,环上他的腰间。
  “倒是会说话。”
  带着点小傲娇的语气,秦卿卿一听,顿时笑了,感觉有点像是被顺了毛的猫咪一样,真可爱啊~
  “皇上谬赞了。”
  秦卿卿很喜欢这种和百里狩月单独相处的时光,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真的很幸福,哪怕只是简简单单的拥抱,也会让人内心溢满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