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起阅居 > 历史 > 云养小夫郎[古穿今] > 云养小夫郎[古穿今] 第2节
  “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回来,老庄不是经常等到晚上熄灯才回寝室的吗?”
  随着赵铭话落,电脑上的屏幕也随之变暗,他的游戏角色又死了。
  “艹!”赵铭忍不住拍桌暗骂,见一时半会复活不了,才转头看向周蕴阳。
  “你找老庄干嘛?”
  “没事,就是我的手机好像中毒了,想让他看看。”
  周蕴阳觉得这个app指不定就是庄衡偷摸给他下的,那小子看着长得文质彬彬,其实内里蔫坏。
  他们寝室三个人都被庄衡小整过,要不是有一次冯靖发了大脾气,那小子还不会收敛。
  庄衡就像以前班上贱嗖嗖的学生,总是喜欢手贱撩拨别人,但是没有坏心,就是比较烦人罢了。
  所以周蕴阳在发现app的第一时间,就开始怀疑是庄衡干的。
  既然对方人不在,他也不想打扰别人约会,便直接伸出手指长按图标,准备卸载删除。
  结果没想到长按后根本没有卸载这个选项,周蕴阳不信邪,返回重按,依然没有找到。
  “这还真是神奇啊。”
  周蕴阳感叹,难道这是庄衡研究出的新病毒软件,还好他手机里没有什么重要文件或者私密照片,不然他今天就算不睡也要等到庄衡回来。
  秉持着探究精神,既然卸不掉那就玩玩看好了。
  周蕴阳直接点开游戏,无需加载,界面突然弹出一个类似广告的页面。
  【千里姻缘一线牵,欢迎体验者进入游戏,享受拥有专属恋人的奇妙之旅。
  ——三千世界集团出品】
  第2章
  三千世界是什么公司,他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有可能是什么不知名的小公司吧,周蕴阳漫不经心地想着。
  随着一阵悠扬的古琴响起,十里桃花纷纷扬扬,一对恋人互相拥吻的深情画面浮现在界面。
  接着一点,页面便转到注册玩家基本资料上。
  周蕴阳略微一想,填下了昵称。
  “老攻。”
  很好,很对味,既然是恋爱游戏,那肯定要称呼得亲密一点。
  周蕴阳恶趣味地将基本资料一一填完,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游戏,竟然连他的身高体重甚至爱好口味都要填。
  本着无聊打发时间的态度,周蕴阳很快就填完了,接下来则是选择理想型标签。
  一溜的名词出现在界面上,但是每个人最多只能选十个。
  周蕴阳发现竟然分男、女、男女都可三大类,这也太人性化了吧。
  这时周蕴阳才来了点兴趣,坐直身子,打起精神,开始细心挑选理想型的标签。
  “男性分类里面,肤白貌美来一个,身娇体软也要一个,还有声音甜美,温柔,爱撒娇……”
  挑挑拣拣,周蕴阳将页面从头翻到尾,最后终于选出了符合他心意的九个标签。
  “最后一个,就选能生子好了。”
  说实话,要不是知道这只是个脑洞大开的游戏,周蕴阳说什么都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能生孩子的男人。
  不过既然游戏标签里面敢放,那他就敢选,主打的就是一个随性。
  到时候,他可要好好瞧瞧男人是怎么生孩子的,要是像普通网游一样,情侣拉灯半宿,然后孵个蛋,孩子就哇哇出来了,那他可要投诉了。
  选好标签点击确定,页面就变成了一片粉红色,【正在匹配中……】五个花体的大字,顿时映入眼帘。
  底下还有一根白绳在逐渐染红,变成一根红金交织的红绳。
  周蕴阳怀着期待的心情,耐心等待着游戏加载完成,想第一时间看看游戏给他匹配的专属恋人是什么样子的。
  然而十分钟过去了,页面没有任何变化,周蕴阳以为是网不好,卡住了,但是看赵铭依旧打游戏打得火热,便知道不是这个原因。
  接下来,无论周蕴阳怎么点击页面,跳出来的只有一句,
  【系统正在三千世界寻找符合的对象,请体验者耐心等待哦~】
  半个小时过去了,游戏页面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周蕴阳原本期待的心情顿时化为怒火,暗骂一声,便将手机扔到床头不管了。
  掀开被子,倒头就睡,年轻人别的不多就是觉多。
  第二天一早,周蕴阳便起床晨练,顺便给寝室里的三个室友带早餐。
  一身黑色运动服,手腕上绑着黑色腕带,鬓角的汗珠随着硬朗的下颌线滴下,随便一站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来到食堂吃完早餐,除了赵铭为了补充能量吃得很多外,另外两个脑力劳动者,一碗面一杯豆浆就饱了。
  等周蕴阳带着早餐回来,寝室里都起得差不多了。
  冯靖和庄衡有早八要上,而赵铭和周蕴阳则是有早训,所以没有一个人能睡懒觉。
  见庄衡洗漱完毕,端过一碗面在吃,周蕴阳拿着手机凑近。
  “看看,是不是你搞的恶作剧?”
  周蕴阳将手机解锁,把匹配了一晚上都没匹配到人的游戏指给庄衡看,脸上则是一副已经将他看穿了的表情。
  “冤枉啊大哥,我昨天晚上一直在陪小静约会,哪有功夫在你手机上搞鬼。”
  庄衡有个优点,不喜欢说谎,如果真是他干的,被周蕴阳指出来,绝对会承认的。
  听他这么说,周蕴阳很快便打消了对他的怀疑,可是除了庄衡有这个本事和动机外,还有谁会没事在他手机里种病毒呢。
  周蕴阳想不通,直接就不管了,等今天训练结束,他把手机拿到手机店里去看看好了,修得好就修,修不好就重新换一个。
  打定主意,周蕴阳就没有再继续纠结,准备和赵铭开始新一天的训练。
  ……
  大宇朝,从建朝开始,已经延续将近百余年了。
  国家虽说不算十分富强,但也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
  靠山村如今正值深秋,农家人纷纷下地抢收,生怕天老爷下雨淹没的庄稼,让一年的辛苦都白费了。
  孟溪是靠山村里一名普通的小哥儿,唯一不同的是,他还是个快要年满十八都还没有议亲的哥儿。
  按照大宇朝的律令,女子、男儿年满十八尚未婚配者,到时候皆交由官府统一配对。
  说实话,一般人家根本不会让自己的孩子经过官府分配,想想连媳妇都娶不上的人家,嫁过去能有个什么好结果。
  多的是吃喝嫖赌,身体残疾,娶不上媳妇的汉子,才会等着官府分配媳妇。
  眼看着孟溪明年四月就要满十八了,今年就是最后的期限了,如果再不定亲,他最后的结果就只能是被拉去官府婚配。
  孟溪心中暗暗着急却毫无办法。
  俗话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
  孟溪的父亲孟大河是个普通的庄稼汉子,娶妻关氏。
  关氏并不是他们这里的人,而是逃难来的,为了活下去,主动嫁给了二十多岁还穷得娶不上媳妇的孟大河,成亲后没多久就生下了孟溪。
  一家人靠着关氏的刺绣手艺,倒也过得不错,十年间陆陆续续攒了一点家底,一跃成为靠山村的中等人家。
  可是在靠山村这个贫瘠的村子,即使是中等人家,也只是能吃饱饭罢了。
  哪想好景不长,关氏因为年轻时逃难伤了身体,再加上日里夜里熬灯守夜的刺绣,身体彻底垮了。
  最终在孟溪十岁那年便撒手人寰。
  有了点家底的孟大河,即使中年丧妻成了鳏夫也炙手可热,为妻守孝一年后,便在媒婆的牵线下,娶了隔壁村同样年轻丧夫的寡妇,张氏。
  张氏嫁的是个猎户,原本日子过得也还算可以,没想到一次意外,宋猎户直接葬身虎口,连尸身都没留下,张氏只能带着儿子,孤儿寡母的艰难生活着。
  媒婆原本给孟大河介绍了不少对象,连黄花大闺女都有,没想到孟大河最后看上的竟然是个带着儿子的寡妇。
  简直惊掉了众人下巴。
  没过多久,张氏就带着儿子嫁进了孟家,孟溪受苦受难的日子便开始了。
  张氏的儿子只小孟溪一岁,名叫宋虎,长得像他亲生父亲一样五大三粗,经常欺负矮小瘦弱的孟溪。
  张氏和孟大河成亲两年后,才又生了一个儿子,便是孟溪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孟泉。
  自从这个弟弟出生后,张氏便站稳了脚跟,这个家里再也没有了孟溪的位置。
  其实有关氏这么多年的经营在,孟家不至于还吃不饱饭,可是张氏却一点都不愿意将东西用在孟溪身上。
  经常骂孟溪是个讨债鬼,光知道吃饭不知道干活,养成个懒性子,以后嫁出去也迟早会被赶回来。
  以前孟泉没有出生时,张氏还有所收敛,不敢当着孟大河的面骂,可是等孟泉出生后,张氏都敢当着孟大河的面,抄起棍子就打孟溪。
  孟大河有时候看不过去,便说了两句,结果张氏就开始满地撒泼,说她如何如何辛苦支撑着这个家,现在连教育孩子的权力都没有了,迟早要被气死云云。
  次数多了,孟大河便不管了,只要孟溪还有一口饭吃,不至于饿死就行。
  毕竟没有了关氏刺绣赚钱,孟家即使守着田地也只能保证一家五口人温饱,再多的也就没了。
  宋虎和孟泉一个十六,一个五岁,正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时候。
  家里好不容易割点肉,也是紧着孟大河这个干活的主力和孟泉这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
  宋虎继承了他父亲打猎的手艺,他要是馋肉了,则是会去大山里打猎,孟溪就曾在打猪草时,看见过他一个人吃独食。
  第一次见时,孟溪还想对方会不会分他一点,毕竟他们也算是一家人,可是等宋虎的拳头落到他身上时,才发现这个家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亲人。
  他父亲也是,张氏也是,宋虎和孟泉也是,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而他只是一个外人罢了。
  有时候饿得受不了,孟溪也曾跑进山里找东西吃,可惜他没有宋虎天生的力气,根本抓不到猎物。
  最多就是摘点果子垫垫肚子,或者住在隔壁的李大娘可怜他,时不时送他几个窝窝头,这才慢慢地活了下来。
  孟溪一边将院子里的泥土地打扫干净,一边漫无边际地想着。
  也不知道今年的冬天冷不冷,要是冷的话,他也许会冻死在家里也说不定呢,那样他也不用发愁明年会被官府征婚了。
  不怪孟溪有这样的想法,去年他就是靠着在山里藏了一堆柴火,才勉强熬到开春,不至于被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