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起阅居 > 历史 > 云养小夫郎[古穿今] > 云养小夫郎[古穿今] 第7节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这样的瓶子,用力捏起来是有韧劲的触感,但是却不知道怎么打开盖子。
  孟溪用力往上掰,用手指扣,却怎么也打不开,最后反倒将自己累出一身汗。
  周蕴阳午休起来,打开游戏就发现里面的小人正涨红着脸,抱着一瓶果汁在奋力地用嘴啃,可他就算把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了却怎么也啃不动。
  周蕴阳忍不住被这蠢萌的一幕给逗笑了,连忙拨通语音通话。
  “溪宝,你先等等,这么啃你牙不疼吗?”
  周蕴阳十分好奇地问道。
  “哥哥!”
  孟溪原本因为打不开瓶盖而十分沮丧的心情,顿时变得雀跃起来。
  “我的牙好像真的有点痛哦,可是哥哥,我太笨了,连瓶子都打不开。”
  “那溪宝有没有想想别的办法呢?比如盖子是可以扭开的?”
  周蕴阳刚睡醒的嗓音十分低沉还带着点沙哑,落在孟溪耳朵里感觉痒痒的。
  “扭开?其实我想过掰开,扣开,如果最后咬不开的话,我就准备用棍子撬开了。”
  孟溪还是第一次遇见需要扭开的东西,可是扭开怎么扭啊?
  家里的罐子是随便用盖子搭着的,箱子柜子是用铁锁锁着的,就连张氏十分珍惜的香膏,也是一扣就开了。
  孟溪虽然没有用过香膏,但是他看见张氏显摆过。
  “哥哥,那个……扭开是什么意思啊?”
  经过这几次的相处,孟溪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对于不懂的,他也敢主动向周蕴阳提问了。
  周蕴阳没想到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还要问自己,午睡还没清醒过来的脑子,顿时觉得荒谬可笑,这游戏ai怕不是智障吧。
  “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需要我教?你脖子上长着的是脑袋不是榆木疙瘩,不会自己动脑筋想想吗?”
  周蕴阳的脾气原本就不是很好,而且身为体院的队长,如果他不拿出点气势出来,那些底下的皮猴们根本不受他管制,久而久之,就养成脾气暴躁的习惯了。
  周蕴阳之前的温柔好像只是昙花一现,现在的他才真正展现出自己的另一面。
  “对不起,哥哥,不,主人,我……我再也不喝果汁了,请您不……不要生我的气。”
  孟溪被周蕴阳冷硬的话语吓出了一身冷汗,他不知道为什么周蕴阳突然这么生气,但从小被张氏磋磨后的孟溪,心思变得十分敏感,第一反应就是向周蕴阳道歉。
  可惜,即使他道了歉,主人那边也并没有传出什么回答。
  孟溪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原本已经泛红的眼眶,渐渐蓄满了泪水,果然,他什么都做不好,只会给别人添麻烦。
  良久的沉默在小院中回荡,孟溪默默将那瓶,已经被自己“折磨”得不成样子的果汁,放回游戏仓库。
  然后站起身准备找点事情做,转移一下注意力,不然孟溪担心自己会哭出来。
  用袖口擦了擦眼睛,孟溪很快就提着水桶,去后院的小菜园里给蔬菜浇水了,张氏下午出门前,还交代过孟溪,让他今天摘点小菜回来,孟溪不敢忘记。
  周蕴阳在那几句话说完的下一秒,就感到一阵后悔,他没事跟一串ai数据发什么脾气,真是脑子突然瓦特了一样。
  特别是当他听见孟溪怯懦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说他再也不喝果汁后,周蕴阳的脸顿时青一阵红一阵,更多的还是对孟溪的歉意。
  可他又不好意思开口向孟溪道歉,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到理亏。
  周蕴阳一面觉得对面反正只是一串游戏数据,道不道歉都无所谓,反正又不会产生真实的感情。
  但是另一面又觉得,自己之前的确想好好玩这个恋爱养成游戏,在里面学习一些恋爱技巧,然后用在实际里。
  结果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这才第二天,自己的臭脾气就暴露得一干二净,对面还不是个真人呢,要真是个人,对方只怕早和自己说拜拜了。
  这也是周蕴阳一直在现实里找不到对象的原因,一般情况下他的情绪都还好,但是总是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
  让人感觉要是和他在一起,时不时就要担心会不会家暴。
  不过虽然周蕴阳脾气暴,但他不会随便出手打人。
  之前赵铭不小心将可乐打翻在他床铺上了,周蕴阳也只是横眉冷眼,挤兑了赵铭几天,而不是一拳头帮赵铭重获新生。
  可惜那些人并不信周蕴阳一米九的大块头,发起火来不会使用暴力,只能说刻板印象真害人。
  周蕴阳将手机仍在一旁,伸手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真的没救了,还是一个人孤独终老算了。
  今天下午没课,按照周蕴阳原本的计划,他是准备去体育馆里打会儿篮球去的,可是现在他深深的emo了,根本没有动力。
  “叮铃铃——”
  电话铃声响起,周蕴阳拿起手机一看是赵铭打来的。
  “阳哥,就等你了,你怎么还不来呢?”
  “你们先打吧,我临时有点事要办,不用等我了。”
  “那好吧,体育馆里可是有好多青春洋溢的小学弟呢,你不来可真是可惜了。”
  赵铭这个性子真是浪荡到没边了,也不知道什么人能让他安定下来。
  “哦,知道了,你们好好玩吧。”
  周蕴阳不想再听赵铭逼逼叨叨,干净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原本周蕴阳是想打开某吃鸡游戏,杀杀人,消消心中莫名的怒气的。
  可他的手指却还是不受控制地打开了那个q版图标,想看看孟溪现在在干什么。
  孟溪此时正戴着草帽,在后院的小菜园里除草,他们家的小菜园虽然不大,才几分田,但好好侍弄,一年到头一家人都不用额外买蔬菜吃了。
  现在正是深秋,小菜园里结满了蔬菜,地上黄橙橙的南瓜在藤蔓间若隐若现,还有水灵灵的萝卜等着人来摘。
  孟溪看了看前不久种下的苦瓜苗,发现都幸运得活了下来,还长大了不少,马上就需要给它搭架子了。
  孟溪看了看天色,发现时间还来得及,将菜地里已经成熟的蔬菜都摘了一点,装满一个篮子,放进厨房后,就出门准备去找村头的宋阿么借点竹条,好做个苦瓜架子。
  村头的宋阿么也是个哥儿,嫁到他们村已经快十几年了,幸运的是,他嫁了个老实的木匠,还生了个儿子,儿子还继承了父亲的木匠手艺,日子过得很不错。
  孟溪之所以来宋阿么家,就是因为他们屋后面有一大片竹林,要是村里人有需要的,都可以找他们换。
  孟溪顺利地用两根大白萝卜换到了两根竹子,一路扛回去,然后就开始将竹子劈成细条,做苦瓜架子。
  孟溪没想到今天张氏回来的时候这么早,他还在后院搭架子,张氏就拍开大门走了进来。
  “孟溪你要死啊,饭还没做好,你鬼混到哪里去了?”
  张氏的这一声怒吼没吓到孟溪,反倒是将挂着游戏,正在做文化课作业的周蕴阳给吓了一激灵。
  他连忙放下手中的作业,拿起手机仔细查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也是游戏里,第一次有了明确npc的出现,只见一个长着大饼脸,眉眼凶狠,膀大腰粗的卡通版农妇出现在手机屏幕里。
  那人头顶上还显示着她的身份。
  “后娘张氏。”
  原本还在后院搭架子的小人,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小跑着出来,眉眼低垂。
  “我去给后院的苦瓜搭架子了,我马上就去做饭。”
  可孟溪的话还没说完,张氏拿起扫帚条就“唰”得一声,打在了孟溪的背上。
  “真是懒得发慌,人家都要开饭了,我们家还是冷锅冷灶的,真是没有一点眼力劲。”
  细细的扫帚条打在背上生疼,但孟溪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因为这样只会让张氏更生气,所以他只能拼命咬牙忍住痛呼,手中还不忘快速忙活洗菜。
  “怎么回事!怎么能随便打人?”
  周蕴阳满头问号,怎么一会没注意,孟溪就被人打了?这不是恋爱游戏吗?怎么还会打人的?
  周蕴阳眼睁睁地看着孟溪被打了几下,还不敢吭声,可怜兮兮地在厨房里做着饭,顿时怒从心中起。
  恨不得立马撕裂屏幕,穿进游戏里,帮孟溪找回场子。
  就连他对孟溪生气后都会觉得后悔,这npc怎么有胆子敢动手打他的溪宝的。
  “哥哥……”
  孟溪听见周蕴阳的怒吼,顿时心中生起无限委屈。
  他没想到自己被张氏打的这一幕,刚好被主人看见了,也不知道这么狼狈的自己会不会给主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可张氏一直站在厨房门口盯着他做事,孟溪不敢出声回答周蕴阳的任何问题,只能低头将咸咸的眼泪咽进嘴里,手上继续做着晚饭。
  第8章
  周蕴阳问完话,却一直没有得到孟溪回答,忍不住开始着急上火,快速翻动游戏页面,试图寻找什么方法能试着帮帮孟溪。
  可惜就算他将问题精灵翻来覆去问了好几遍,最后的答案都是请体验者努力提升亲密度,以解锁更多游戏方式。
  周蕴阳这暴脾气很快就到爆发的边缘,刚想问候这游戏的祖宗十八代,耳边就传来了孟溪可怜巴巴的说话声。
  在张氏的监督下,孟溪快速做完晚饭,就被赶去后院继续搭他没有弄完的架子了,他知道这晚饭并没有他的份。
  “哥哥,你还在吗?”
  孟溪不知道过了这么久,周蕴阳还在不在,于是像只小蜗牛一样,先伸出触角试探一下。
  “我在。”
  周蕴阳将还未出口的脏话咽下,咬牙露出一个核善的微笑,语气轻柔地回应着孟溪。
  “哥哥,对不起,我没有及时回答你的问题……”
  孟溪原本以为都这么久了,周蕴阳肯定去干别的事情了,没想到他竟然回应得这么快,好像一直都没有离开。
  “溪宝,不用跟我道歉,你有什么好道歉的,应该是我向你说对不起才是。”
  周蕴阳经过一下午的反思,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只把孟溪当做一串游戏数据。
  毕竟孟溪的反应的确从各方面来说都很真实,不像是现在市面上可以做出来的人工智能,也不知道这游戏是哪里来的黑科技。
  周蕴阳没有那个本事研究出个一二三来,倒是孟溪这个小人,还算比较对他的胃口,不愧是他用了那么多标签选出来的对象。
  他就当是谈了个纸片人老婆吧。
  “今天中午都怪我,让溪宝受委屈了,溪宝不会生我的气吧?”
  “没有,没有生气,哥哥对我一直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