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起阅居 > 历史 > 云养小夫郎[古穿今] > 云养小夫郎[古穿今] 第10节
  孟溪还没看见来人,就被这么一阵奚落,顿时脸上有点挂不住,但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又只能硬生生忍住想离开的脚步。
  “大娘,你好,我是招娣的发小,孟溪,你还记得我吗?”
  孟溪见大门打开一条缝隙,连忙扬起一个笑脸,对着头发有些花白的老妇人说道。
  “哦,你找招娣干嘛?她现在在坐月子,没空招待你。”
  老妇人说完,就准备将大门关上,还是孟溪眼疾手快将大门抵住,才没落得个闭门羹。
  “呵呵,大娘,我这不是听说招娣生孩子了,就想拿点东西来看看她嘛,大娘您先让我进去再说吧。”
  孟溪再度扬起笑脸,好声好气地对老妇人说道,虽然他完全不知道胡招娣竟然生孩子了,但是也不妨碍他那这个当借口。
  那老妇人原本严肃的脸色,在听见孟溪拿东西来了,顿时缓和了不少,也终于同意放孟溪进去了。
  “招娣现在应该已经醒了,就在那屋,你去看看吧。”
  那老妇人应该是胡招娣的婆婆,孟溪见状点了点头,将带来的东西都交给了那位老妇人后,然后就快步走向那间屋子去看望胡招娣。
  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原本昏暗的室内顿时被阳光所照亮,屋子里的情形在孟溪眼中一览无余。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胡招娣是刚生了孩子正在做月子的,孟溪还以为胡招娣是换了个人呢。
  躺在只铺了一层草席上的女人,面黄枯瘦,皮肤粗糙,浑身还散发着产后的血腥味,整个人死气沉沉的,好像不是生了个孩子,而是脱了层皮。
  在这个女人身上,孟溪根本看不见原来质朴健康的胡招娣的影子了。
  “招娣,我是孟溪,你还好吗?恭喜你生孩子了,我都不知道,这不拿了点新鲜蔬菜来看看你。”
  孟溪有点不敢面对这样的胡招娣了,但是为了拿回那匹布,他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是孟溪啊,你来看我了啊,快坐吧。”
  胡招娣因为暴瘦而显得突出的眼珠,在孟溪坐下后,便一直盯着他看,直到孟溪不自在了,开始没话找话说。
  “招娣啊,你生了孩子,你爹娘应该很高兴吧,好久都没看到胡叔胡婶了,他们都还好么?”
  孟溪明明说的都是些很平常的家常话,但是不知道哪里戳到了胡招娣的伤疤,她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孟溪,我好恨,我就不该相信自己生了孩子,何书就会回心转意。”
  孟溪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只能当个无言的听众,默默听着胡招娣倾诉她这一年来的痛苦。
  原来刚成亲的时候,一切都很好,可惜从成亲三四年,胡招娣还是没有怀孕的迹象开始,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了,原本和蔼的婆婆变得尖酸刻薄起来,原本体贴的丈夫开始夜不归宿。
  胡招娣也曾找去外面找过她的丈夫何书,却没想到他竟然在和一群人喝花酒,还说他花大价钱娶回来了一个不生蛋的母鸡,要不是胡招娣她爹当初帮过他们家一把,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娶这样女人的。
  胡招娣早在自己家的时候就明白,如果女人没有生出儿子,那在家里就是抬不起头的存在。
  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当初她母亲好不容易怀孕却生下了她这个女儿,于是他爹便给她取名招娣,希望下一胎能生出一个儿子。
  还好她母亲熬出头了,终于在她六七岁的时候生下了一个儿子,弟弟出生后,一切待遇都比她要好得多,她父亲脸上的笑容也多了,母亲也变得不那么郁闷了。
  曾经发生过在自己母亲身上的一切,如今又在她身上重演,如果生不出孩子,她就是何家的千古罪人。
  所以胡招娣开始鬼迷心窍地找什么偏门生子秘方,还有能保佑人生儿子的神婆,简直就是将药当饭吃,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生下了一家人都心心念的儿子。
  原本胡招娣以为自己生下了儿子,怎么着也应该是家里的功臣了吧,可不管是婆婆还是丈夫都只关心刚出生的孩子,就连她饿了,甚至拉在床上了,都没有人会管她。
  只有喂奶的时候,才是她唯一能接触儿子的机会。
  为了生儿子,她吃了不知道多少乱七八糟的东西,自己的身体也弄垮了,可何书依旧在外面鬼混,每次回家除了看看孩子,根本不会来看她一眼,婆婆也还是那个态度,这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明明她都生了儿子了,怎么生活还是一团糟,是不是她生的儿子还不够多?
  第11章
  面对这个问题,孟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不过还是个未嫁的哥儿,但是他很同情胡招娣的遭遇,决定以后有机会就来看看她。
  两人正说着,突然大门被人打开,一阵婴儿的啼哭响彻整个房间,只见胡招娣的婆婆抱着一个襁褓进来,没好气地对胡招娣说道,“该喂奶了。”
  胡招娣连忙低眉顺眼地接过嗷嗷待哺的婴儿,突然她手中一个无力,差点将孩子摔下来,还好孟溪离得近,帮忙搭了把手。
  却没想到就是这么随手这一扯,竟然将小婴儿的襁褓扯开了半边,里面露出的尿布赫然就是孟溪此行想要拿回去的那半匹布的样式。
  “这布……”
  孟溪在看见那布的一瞬间连呼吸都停止,忍不住抬头质问起胡招娣,心中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那只是有些相似的布料。
  而胡招娣还没有说话,一旁看着的老妇人却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真是没有一点用,要是把我们的小乖孙摔出个好歹,我就把你卖去给人牙子,卖的钱刚好再给我们何书找个能生养的婆娘。”
  “婆婆,我下次一定小心,您千万不要卖了我,小宝还小,可不能没有娘啊!”
  胡招娣顿时被老妇人的话给吓到了,连忙道歉求饶。
  两人好像都有意将孟溪给忽视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孟溪脸上的难看表情。
  孟溪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恐慌,给自己不断打气,也许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糟糕,毕竟何家好像也不是很差钱的样子,应该不会贪他半匹陈年旧布。
  “大娘,您消消气,招娣她应该不是故意的,对了,招娣,我这次来就是想拿回让你帮我保管的那半匹布的,毕竟我也到了年纪,准备要相看人家了,就想用那半匹布做件好衣裳。”
  孟溪一边说着,一边目光灼灼地盯着胡招娣,试图从她脸上看出什么,可惜对方的目光左右游移就是不敢和他对视,见状,孟溪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你说什么布,胡招娣哪有什么布?自打她嫁进我们家门,她身上的东西哪件东西不是我们老何家的?”
  老妇人毫不留情的话,顿时让胡招娣变得不好意思起来,原本蜡黄的脸色也染上一点红色。
  之前她为了在孟溪面前撑面子,每次孟溪来的时候,她都好好收拾了一番,自然不会让孟溪看出来。
  而孟溪交给她保管的那半匹布,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变成了她的所有物。
  刚开始胡招娣还没有把主意打到那布上面,可是一年两年,孟溪一直都没有找她要回去,于是她便试着挪用了一点,准备等以后孟溪来要时就给他补上。
  可是人的贪心从来都是填不满的,一开始可能只是挪用半尺,后来就是一尺,两尺,直到这次生了孩子,家里一时来不及准备,胡招娣便将剩下都布都裁剪成了尿片。
  即使过去多年,那布依旧柔软,可见当初孟溪娘亲给他练手的,都是比平常人家用的要好的多的布料。
  毕竟刺绣就是个精细活,要是一开始就不打好基础,光用劣质粗布降低手感,那后面根本就学不好。
  “就是那孩子用来当尿片的布啊,那花纹和样式,绝对是我让招娣保管的那半匹布,是不是你趁招娣坐月子不注意拿来做的?”
  此时的孟溪还对胡招娣保留着一丝小时的情谊,不愿责怪她,毕竟她刚生了孩子,处境也比较困难,便以为是她婆婆趁她做月子时发现了那布,才拿来给小孩做尿片的。
  “那布不是胡招娣带来的嫁妆吗?我都见她用了好多次了,而且那布还是她自己拿出来给我们小宝做尿布的,关我什么事?”
  老妇人可不是什么好惹的性子,见孟溪怀疑到她头上了,连忙撇清关系。
  “你要找就去找胡招娣去,不要以为拿点什么烂菜叶还有腌萝卜来,就能在我们家指手画脚的。”
  老妇人要不是为了让自己金孙能喝上母乳,她才不会养着胡招娣这个好几年才下蛋的母鸡,同时间和她嫁进来的小媳妇,大多都生了两三个了,她倒好,费了大力气才生了一根独苗,真是没用。
  老妇人言辞间都是对胡招娣的不满,简直比一般的婆婆厉害多了。
  “招娣,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孟溪闻言转头看向正在给孩子喂奶的胡招娣,就算对方再掩饰,孟溪也能明显看出来她满脸藏不住的心虚。
  “孟溪,这件事的确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但我也是看你这么长时间都没来拿了,就想着先应应急,之后再加倍给你补上,不是还是一样的嘛?”
  胡招娣没想到自己挪用布匹的事情,刚好被孟溪抓了个正着,只能腆着笑脸,用可怜兮兮的语气向孟溪解释。
  “胡招娣,那半匹布是我过世的娘亲如今唯一留给我的东西了,你怎么能不打声招呼,就随便用了呢?你眼中还有没有我们之间的儿时情谊,看来终究是我瞎了眼,看错了你。”
  看着小婴儿身下的尿布,孟溪突然觉得眼前这一幕,突然觉得和几年前张氏裁掉他的衣服,给孟泉做尿片的那一幕何曾相似。
  只不过一个是他名义上的后母,一个是他幼时的好朋友。
  “孟溪……”
  胡招娣动了动干枯的嘴唇,试图想说些什么弥补一下,可孟溪已经不想听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难道还能有什么办法将布原原本本的还给他么?
  孟溪有点想笑,笑自己就算费尽心机,也什么都留不住,他突然感觉自己活得好累啊,要是死了是不是就能去黄泉找母亲再会了。
  这样他是不是也有人护着,有人爱着了,而不是一个无依无靠,不是孤儿胜是孤儿的孟溪了。
  万念俱灰的孟溪已经没有力气再去与胡招娣争辩了,母亲留给他的那半匹布,是她在为一位游商裁衣时剩下的,在他们这样的小镇上根本买不到这么好的料子。
  而且胡招娣现在这个样子,连自己都快要养不活了,还说要加倍还给他,难道不是个安抚他的空话吗?
  孟溪不傻。
  孟溪来时有多充满期待,回去时就有多丧气失望。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等他被周蕴阳的叫声唤醒时,发现自己已经迷路在大山深处了。
  “溪宝,你还好吗?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一直在哭,我喊你名字也没有反应,真是担心死我了。”
  周蕴阳没想到总教练足足训了他们两个小时,一上午连课都没让他们上,周蕴阳全程看着总教练的唾沫星子横飞,还好他高,站在队伍后面,于是站在最前面的人就惨咯。
  终于等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总教练才依依不舍地放他们去吃饭,周蕴阳去食堂快速两口扒完饭,就回寝室了。
  趁着室友都还没回来,周蕴阳便打开游戏想看看孟溪在干什么,看他有没有好好吃饭,或者有没有被他那恶毒后妈npc教训,反正就是怪想孟溪这个小可怜的。
  不想等他看清游戏里的画面后,凌厉的两道浓密剑眉就皱起来了。
  只见三头身的q版小人,头顶乌云,气冲冲地一个劲地往前走着,不仅头顶上的乌云在下雨,就连小人的包子脸上也在流宽面条。
  圆圆的眼睛也变成了一条缝,眉毛则是呈八字形,原本的红润小嘴也是瘪着的,整个人显然一副沉浸在悲伤中状态。
  周蕴阳一开始以为又是恶毒后妈怎么孟溪了,但是拉开面板一看,发现代表小人心理健康的那一条赫然变成了红色,旁边还标着硕大的两个红字。
  【抑郁】
  这样的情况周蕴阳还是第一次见,就算之前第一次见面,孟溪都快饿晕过去了,以及之后被后妈打,都没有出现这样的心理问题。
  看来在他不在的时候,孟溪应该是遭受了什么重大打击或者遭遇了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
  周蕴阳连忙点开语音通话,试图与孟溪沟通,了解一下情况,却发现无论他怎么喊孟溪的名字,对方都没有反应,周蕴阳一度以为这个语音通话坏了。
  直到孟溪被深山上的杂草绊倒摔了一跤后,才终于从之前游神的状态清醒了过来。
  在听见周蕴阳话语中满满的关心和担忧后,孟溪才终于打起了点精神,双手撑地改趴为坐,将缠在自己脚踝上的杂草一一扯掉。
  “哥哥,呜呜,我好难过……”
  还好这一跤摔得不算重,就是手掌边缘被小石子划了一下,没有出血,但依旧很痛,这下身痛加心痛,让孟溪再也忍不住大哭起来。
  孟溪一般受了委屈,要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还能强忍住,可是一但被别人关心,那眼泪就怎么也止不住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溪宝快别哭了,哭多了小心眼睛会痛,别担心,有哥哥在,不管发生了什么哥哥都会帮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