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起阅居 > 历史 > 云养小夫郎[古穿今] > 云养小夫郎[古穿今] 第24节
  一个星期过去,孟溪没有很明显的变化,只是气色红润了些,倒是周蕴阳因为每天要在学校和公寓之间两头跑而瘦了不少。
  之前周蕴阳为了省事都是在食堂吃的午饭,可是现在他为了给孟溪传输饭菜和药,餐餐都要回去吃。
  每当赵铭他们问起,他就拿蛋黄酥当作说辞,说家里养了个小祖宗,不看见他吃不下饭。
  至于他口中的那个小祖宗究竟是谁,只有周蕴阳自己清楚了。
  眼看着中药已经喝了一半了,孟溪已经渐渐开始习惯中药的那种苦酸味了,但却也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喝完后都会向周蕴阳撒娇要糖。
  这天傍晚,孟溪和往常一样在外面打猪草的时候,顺便解决晚饭和中药,正当他将碗筷都收了起来,就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群孩子们嬉笑玩闹的声音。
  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孩子,突然对着空气嗅了嗅鼻子,然后惊喜地对其他孩子们叫道。
  “好香啊,是肉的香味,前面有谁在吃肉,大家快去看看啊!”
  第26章
  孟溪听见小孩子们的叫喊,连忙从树后面站起来,准备离开这里,结果没想到背影刚好被一个孩子给瞧见了。
  “这里有人!大家快来呀。”
  “我看见了,快追!”
  “啊,别让他跑了。”
  那群小孩子们由两个七八岁的男孩儿领头,剩下的都是四岁到六岁之间的小萝卜头,一吆喝就呼啦跟着瞎跑。
  孟溪见状暗道不好,想要快点离开这里,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可惜他膝盖刚好,再加上背着一篓子猪草,根本跑不过成天疯玩的半大孩子。
  很快孟溪就被一群孩子团团围住了,其中还有他的亲弟弟孟泉也在里面。
  “你吃了什么?快点拿出来!”
  “对啊,我们都闻见了,你肯定吃肉了。”
  “没错,快点把肉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们动手抢了。”
  ……
  领头的两个半大男孩儿七嘴八舌地开始逼问孟溪,表情十分凶狠,希望能让孟溪乖乖听话将肉交出来。
  孟溪认识这两个孩子,都是不好惹的人家,一个的奶奶是村长的亲姑姑,只得了他一个宝贝孙子,天天疼得像自己的眼珠子。
  还有一个的亲娘是寡妇,却并不安分,靠勾搭村里的汉子过活,从来没有管过自己的孩子,没想到这孩子却天生大力,跟着那些混混街溜子学了个十成十。
  这两个孩子聚在一起简直成了村里的一霸,经常做些浑蛋事,不是偷人家的地瓜,就是逮人家的鸡。
  就算被人刚好抓到告到村长那,也会因为村长姑姑那个老太太的偏袒,而不了了之,
  所以这两个孩子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孟溪就算天天在家,也听过他们的大名,每次看见了都绕着走,没想到这次竟然被他们给堵住了。
  “我没有吃肉,你看我手上哪有肉?”
  面对一群不好惹的孩子,孟溪一个人势单力薄,只能逼自己冷静下来,然后镇定地开口解释。
  “我不信,你肯定吃了,不然你身上怎么会那么香?”
  “对,你把篓子放下来给我们看看,我绝对没有闻错。”
  两个孩子不依不饶,根本不听孟溪的解释,他们只相信他们看到闻到的。
  “好,给你们看。”
  孟溪第一次那么感谢有仓库空间的存在,不然他吃的饭菜肯定会被这群孩子给找出来的。
  为首的两个孩子夺过孟溪递给他们的篓子仔细翻找了起来,结果将猪草全都倒出来了,也没看见半块肉。
  “他肯定是把肉藏在身上了!”
  就在孟溪看他们搜查完背篓,没有发现肉后,表情开始有些松动时,突然旁边传来了一道笃定的男童声。
  孟溪猛地转头看去,说话的竟然是他的亲弟弟孟泉。
  孟泉看都没看孟溪一眼,似乎对面并不是他的亲哥哥,而是一个陌生人而已,反而对着那两个领头的男孩儿十分巴结。
  “我是他弟弟,我知道他就喜欢把东西藏在衣服里,小时候我娘还从他怀里搜出过两根红薯。”
  孟溪没想到一年前的事情,孟泉都还记得。
  去年深冬,孟溪饿得实在不行了,便想拿两个红薯充饥,却不小心被孟泉看见了,便向张氏告密,结果不仅红薯被夺走了,自己还被关了一夜小黑屋。
  那种又冷又饿,抓心挠肺的感觉,他到现在还记得。
  孟泉此话一出,原本以为是自己闻错的那两个领头的孩子,顿时用怀疑的目光看向孟溪胸口的衣襟。
  “你去给我把肉搜出来。”
  那两个领头的孩子对孟泉吩咐道,毕竟是孟泉提出来的,那就让他去做好了,这点小事还用不着他们出手。
  “是。”
  孟泉很高兴自己能被领头的两个孩子委以重任,要是自己能搜出肉,以后不仅自己在这群孩子中的地位会提高,之后分肉的时候他也会因为功劳最大而分得多一点。
  孟溪不敢相信孟泉竟然会为了外人来对付自己,看着孟泉一步步逼近,孟溪连忙出声制止。
  “你想干什么?我身上没有藏肉,你不要过来……”
  孟溪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拍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以示清白,可是孟泉听都不听,还是像个小牛犊一样猛地冲他撞去,巨大的冲击力一下就将孟溪给撞倒在地。
  孟泉仗着自己年纪小,身手灵活,在孟溪身上都找了一遍,发现的确没有任何肉的痕迹。
  正当他想站起身,孟溪在反抗时不小心露出的手腕红绳,顿时吸引了孟泉的注意。
  “你手上的红绳哪来的,我想要,你给我。”
  孟泉在家里霸道惯了,只要他想要的,张氏就会帮他拿到,不管是孟溪的,还是别人的。
  所以当他看见孟溪手腕上的精致红绳后,便开始像在家里要东西一样,开始不管不顾地撒泼硬抢。
  而且在他们村子里,只有备受宠爱的长子长孙才会在出生之日,由爷爷或者父亲戴上红绳,保佑他们一生平安顺遂。
  所以在孟泉眼中,孟溪有什么资格在手腕上带红绳,还不如给他这个家里的男孩儿。
  “不可能,这红绳不能给你。”
  小时候的孟溪每次被张氏抢走东西给孟泉,都会被教育要让着弟弟,因为他的是哥哥,是大的,什么好东西都要让着弟弟,以后长大嫁出去了,娘家也有弟弟给他撑腰。
  一开始小小的孟溪还相信了张氏的话,对孟泉很好,自己有的东西都拿出来分享给孟泉。
  可久而久之,等孟溪长大,发现孟泉和张氏才是一家人,和自己根本养不出感情后,他才幡然醒悟。
  于是孟溪便开始学着收回自己的一腔真心,娘亲去世后,这个世上只有自己才会对自己好,其他人都是靠不住的。
  “啊啊啊啊,你给我,我就要,我就要,啊啊啊啊啊,我要告诉娘——”
  孟泉没想到孟溪竟然会不敢给他红绳,直接发起脾气大喊大叫起来,还不忘伸手去抢。
  “不行!”
  孟溪看着孟泉又要朝他扑过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他拿到哥哥送给他的红绳,这是哥哥送给他的宝贵礼物。
  于是趁孟泉不注意,孟溪伸腿将孟泉绊倒,然后还顺势用力推了他一把,直接让孟泉摔了个狗吃屎。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孟泉一个踉跄,狠狠地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顿时脑袋上就被磕了个好大一个包,开始嚎啕大哭。
  孟溪见状则是趁着那群孩子都被孟泉的哭声吸引过去时,立马跑走了,等跑到半路,孟溪才想起来自己连打猪草的篓子都忘在了山上。
  可是他现在不敢回去拿篓子了,只能在路边晃荡,准备等天黑后,再去看看,希望那群孩子不要把篓子拿走了,不然他还要想办法再去买个篓子回来。
  如今已是深秋,天色暗得很快,孟溪没等多久,太阳就在天边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孟溪这才拿着等待时拔的猪草,向之前自己被围住的地方走去。
  这里早就没有了那群孩子的踪影,只有散落一地的猪草,还有被扔在一旁孤孤零零的背篓。
  孟溪心中松了一口气,至少他不用再去宋阿么那里买背篓了,能节省几文钱就节省一点,虽然孟溪现在手上有几十两银子,但那都是哥哥借给他的。
  他不能随便乱用,而是要将这些钱花在该用的地方。
  快速将散落的猪草收拾好,孟溪就背着一篓子猪草踏上了回家的路。
  也许之前在推孟泉的时候,孟溪心中只有保护手链一个念头,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害怕的。
  可是等他现在走在回家的路上时,压在心底的恐惧便开始慢慢翻涌起来,他似乎已经可以预见张氏肯定在家里等着他了。
  果然,当孟溪走进家门,还没等他将背篓放下,就看见张氏叉着腰,一脸阴沉沉地瞪着自己,好像他干了什么天大的坏事一样。
  的确,推了孟泉,让他受伤,落在张氏眼中不就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么。
  “虎子,去,给我把他用绳子捆起来。”
  张氏看见孟溪回来站在原地不动,忍不住冷哼一声,语气轻柔,表情恢复到平常,而说出来的话却让孟溪感到不寒而栗。
  “你想要干什么?”
  孟溪看着高了他一个头的宋虎,拿着粗麻绳向他走来,想也不想就将身后的背篓扔了出去,试图阻挡宋虎的脚步。
  可惜对方一挥手,背篓就被打落在地,原本已经收拾好的猪草又散落开来,只不过现在并没有人会在意了。
  孟溪心中顿时慌张起来,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异常颤抖。
  “张氏!你要是用绳子捆我,我要喊人了!”
  张氏根本不在意孟溪那弱小的威胁,她只叫了一句宋虎,他就知道该怎么对付孟溪了。
  宋虎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犹如猛虎下山般朝孟溪扑去,常年在山中捕猎练就的身手,让宋虎轻松就制服住了没有几两肉的孟溪。
  还没等孟溪尖叫呼救,宋虎就将一块抹布塞进了孟溪的嘴里,堵住了他的声音,同时孟溪的手脚也被麻绳紧紧捆住。
  “呵呵,还想跟我斗,你还是嫩了点。”
  张氏缓步走到被五花大绑的孟溪跟前,面露不屑,这辈子孟溪都别想逃脱她的掌控。
  “我儿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弄不到的,你竟然敢把他推倒在地,头上还摔了个包,要是不小心摔傻了,我看你怎么赔个未来的秀才郎回来。”
  张氏原本是在院子里乘凉,没想到自己小儿子突然哭着跑回来,向她告状,说孟溪那个死哥儿,竟然不给他想要的东西,还将他推倒。
  看着孟泉头上的那个大包,听着他那凄惨的哭声,张氏顿时气得想杀人,本来以为这几天又变得听话的孟溪,居然还是这么放肆。
  于是张氏便专门让宋虎拿着绳子等着,只要孟溪还敢回到这个家,就逃不过一顿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