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起阅居 > 历史 > 云养小夫郎[古穿今] > 云养小夫郎[古穿今] 第58节
  *
  靠山村,孟家。
  昨天被突然闯进来的一群人给吓了一跳,张氏根本没有心思再去做家务,恨不得立刻挎包袱逃跑,可是一想花姐做了那么多年都没事,就立马自我安慰起来。
  可惜还没等张氏自我安慰完,大门就被人大力敲响了,张氏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几个人高马大的衙役给绑了出去。
  “你涉嫌参与拐卖,现在要去衙门问责,还请跟我们走一趟。”
  看着一身捕快服饰,拿着令牌的人,张氏根本无法反驳,只能愣愣地跟着人离开了。
  来到衙门正堂,张氏竟然发现花姐竟然也在,顿时吓得六神无主,连连求饶,生怕会被拉去吃牢饭。
  可惜无论张氏怎么哭诉,县官办案那也是最公正的。
  将花姐一干人贩子组织的主要成员判了流放,至于张氏这样的从犯要么就是坐几天牢,或者交一笔不菲的罚款。
  可惜张氏根本拿不出来那么多钱,不仅将卖孟溪的钱都收缴了上去,还受了几天牢狱之灾。
  等张氏出狱后,原本答应收孟泉的私塾也来退信了,因为孟泉有一个曾经坐过牢的母亲,以后他的仕途就会有一个抹不去的污点。
  所以他们不愿意收孟泉了,希望张氏能去另谋高就。
  张氏不信邪,去问了镇上的所有私塾,发现都是这样,当初那个人贩子组织简直闹得太大了,只要消息灵通一点,都知道张氏坐过牢了。
  所以镇上的私塾根本不会收孟泉,张氏直接将自己孩子的一生都毁了。
  整个孟家都笼罩在了乌云中,也就孟泉什么都不知道,只会傻玩,就算送去读书了也不是什么成才的料,只会浪费家里的银钱。
  宋虎知道后倒是嗤笑了一声,反正他已经这样了,反而觉得孟泉不去读书了更好,不然他可能以后连媳妇都娶不上,也要去供孟泉读书。
  然而宋虎就算想娶媳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张氏,孟家的口碑早在几个村中间都臭了,根本没有好姑娘愿意嫁进孟家。
  最后宋虎只能去给一个二婚带娃的杀猪女当上门女婿。
  第50章
  杀猪女之所以会选宋虎当上门女婿,就是图他已经没有了生育能力,因为她只想生一个。
  前一任丈夫病死后,她是不想再嫁了,可是家里缺了个男人就是不方便。
  因为她的儿子还没成年,置办的一些家产需要成年男子的存在才能过户,所以她最后选了宋虎这个行动不便,又不中用的男人。
  等她的儿子成年后,宋虎就没了作用,到时候她将财产转移她儿子名下,至于宋虎直接就被净身出户,赶了出去,最后流落街头。
  *
  半个月过去,孟溪跟着宋河跑了大半个省,简直对这样的特种兵行程敬畏不已,连带着对宋河也产生了一点铁人滤镜。
  果然,不要看明星每天都过得光鲜亮丽,其实私底下完全累得像狗一样。
  其实孟溪不知道,这是宋河休了一个月假后,需要赶工才会这么忙碌,一般到了这个宋河这个咖位,都不需要那么拼命了。
  其实半路里周宴清也联系过孟溪,如果孟溪想早点回来的话,他会派人过去接孟溪的。
  可孟溪却拒绝了,因为他发现跟着宋河做事,比在家里学习能学到的东西多多了,他像一块干涸的海绵,用力地汲取着属于现代的知识。
  周宴清见状,和周蕴阳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了孟溪的决定,然而只有周宴清心中清楚,宋河的葫芦里绝对没卖什么好药,肯定是冲着他来的。
  既然如此,那他也不怕什么,见招拆招就是了。
  终于等周蕴阳训练结束,第一件事就是去接自家飞出天际的老婆回家。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孟溪和宋河合拍的那期综艺竟然在网上火了,全网都在找孟溪这个素人小哥。
  只因孟溪不仅长得精致可爱,还绣得一手好刺绣,其中有一关便是在规定的时间内,选手们需要绣出一颗佛珠。
  节目的本意是想借此请出广绣的传承人,来给大家科普广绣的知识,哪知道孟溪竟然真的在规定的时间内绣好了,还绣得十分逼真,就连后面出来的刺绣大师看来,都赞不绝口。
  再加上孟溪和宋河又相对比较熟悉,在节目的过程中并不像其他陌生人一样十分隔阂,所以一下子就出现了不少嗑cp的路人观众将节目带火了。
  周蕴阳去机场接孟溪的时候,还看见不少宋河的粉丝里,夹着三四个举着孟溪头像的粉丝。
  没想到孟溪真是到了哪里都十分受欢迎啊。
  前几天孟溪的身份证终于办下来了,只不过小卡片还暂时送不过去,但是孟溪已经可以凭借身份证号买火车飞机票了。
  所以这一次他们便一起坐飞机回来了,这还是孟溪第一次坐飞机,周蕴阳还是有点孟溪会不习惯,所以一早就等在出口迎接了。
  看着孟溪坐着的那班飞机落地,周蕴阳立马向出口走去。
  还好他人高马大的,站在一群粉丝小姑娘中间,非常醒目,孟溪一眼就看见了他的存在。
  不管不顾地连忙朝周蕴阳跑了过去。
  “哥哥!”
  周蕴阳双手一张,将像颗小炮弹似的孟溪紧紧接住,然后抱了起来。
  “溪宝,哥哥好想你。”
  “小溪也想哥哥。”
  小情侣若无旁人的耳鬓厮磨着,根本没有发现周围粉丝竟然有不少在悄悄拍着他们。
  至于宋河则是走的vip通道,并没有露面,但是粉丝们并没有丧气,毕竟他们都知道宋河是个低调的人。
  而且他们今天还拍到了素人小哥和他的男朋友,并不亏。
  周蕴阳和孟溪温存完,便带着孟溪离开了机场,到了停车场。
  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回自己的家了。
  半个月后,是农历过新年的日子,这是孟溪第一次去周家参加新年,一大早孟溪就兴奋地起床了。
  见周蕴阳还在睡,没有吵醒他而是轻手轻脚地跑到了外面的洗手间洗漱,然后从冰箱里拿出手抓饼皮和鸡蛋生菜里脊之类的,准备做早餐。
  电饭煲里昨晚就预约好了皮蛋瘦肉粥,今天只要打开盛上就行了。
  自从孟溪来回到家里以后,整个厨艺是突飞猛进,跟着那些教学视频,不仅学会了一些硬菜,才学会了不少甜点的做法。
  要不是周蕴阳因为明年马上就要比赛了,需要开始控制饮食,只怕这放假的半个月都要长几斤了。
  最后那些美食只便宜了楼下的邻居,还有待在老宅没事的周父周母。
  在孟溪的不懈努力下,周父终于能勉强接受了孟溪的存在,不再是横眉竖眼的了。
  孟溪虽然有些怕周父,但是在老宅他大多都是跟周母待在一起的,所以周父的冷脸并不影响他什么。
  “做什么呢?溪宝,好香啊!”
  周蕴阳一翻身没有在床上摸到人,就知道孟溪应该是醒了在做早餐,果然到厨房一看,就看见一只贤惠的小媳妇,正在灶台前摆弄着什么。
  “是手抓饼哦,我之前在网上订的饼皮到了,就想做几个试试。”
  孟溪头也没回,直接后仰靠进男人的滚烫的怀抱中,然后将锅中的最后一个手抓饼卷好。
  “快去洗漱啦,我早饭都做好了,等会儿冷了就不好吃了。”
  孟溪带着大号背带熊艰难地移动到电饭锅前,对男人撒娇道。
  “亲我一口就去。”
  周蕴阳将自己的脸伸到孟溪侧脸边,用一种小朋友耍赖的语气说道。
  “亲亲。”
  孟溪正在盛粥,不想和周蕴阳纠缠,伸出一只手,五个指头合拢,做出尖嘴的样子,朝着男人的侧脸轻轻怼了两下,就算是亲完了。
  “就知道耍赖,还说我幼稚,下次不允许这样糊弄了。”
  周蕴阳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是见时间不早就只能先放过孟溪,以后多的是机会找补回来。
  吃完早餐,将碗筷放进洗碗机,孟溪就回卧房换上了之前早就准备好的过年新衣服。
  红色的羊毛大衣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毛衣,裤子是一条卡其色的棉裤,脚下则是一双黑色的高筒靴子,头发也修剪成了现在最流行的校园风。
  要是不特意说,根本看不出孟溪竟然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人。
  今天依旧是周蕴阳开车,孟溪也准备将学车提上了日程,只不过要等明年开春了才能开始。
  周蕴阳他们到的时候,周宴清早就起床,正在清扫门前的积雪了。
  与小情侣不同,周宴清只有一个人,昨晚是在老宅睡的,所以今天一早就不用赶路。
  “小阳和小溪来了,快进来暖和暖和,今年的冬天可真冷,要小心千万别冻到了。”
  周母将大门打开,迎接两个人进来,看着孟溪和周蕴阳只穿了这么点,连忙提醒道。
  “知道了妈,反正家里车里都有暖气,穿多了反而热。”
  周蕴阳年轻火气旺,只穿了一件单衣加薄袄,还感觉挺热的。
  “你现在就嘚瑟吧,等以后老了就知道痛苦了。”
  周母见周蕴阳说不听,优雅地拍了一下周蕴阳,就招呼孟溪去和她和王妈一起包饺子去了。
  除夕这天没有别人,只有他们一家的家宴,等到正月初二,便是整个周家嫡系和旁系聚在一起庆祝新年。
  那个时候,周蕴阳就准备带孟溪去国外玩了,与其跟着父母应酬,还不如带着孟溪单独出去玩。
  不然等他开学后,就要开始准备国家级的赛事了,根本没有时间出去玩了,他只能趁寒假时间长些,好带孟溪出去玩一趟。
  否则孟溪又要大半年闷在家里绣花了。
  三个人包饺子,各有各的特色,临近中午终于包完了一半的饺子,至于剩下的一半,等下午再包吧。
  中午的午饭是周宴清和周蕴阳两兄弟一起做的,因为重点在晚上的那餐,所以大家草草吃点填饱肚子就行了。
  至于家里的厨师下人们都放假让他们回家团聚去了,只有丈夫早逝,儿子在外工作的王妈还留在老宅。
  王妈在周家工作了几十年,早就成了周家另一种意义上的家人了。
  晚上的大餐,则是由王妈掌厨,孟溪和周母打下手,快到晚上八点才将一大桌子饭菜都做好。
  正好春节联欢晚会也开始了,一家人一边看着春晚一边吃着团圆饭,才不负春节的意义。
  吃完饭,几个人一起将碗筷收拾完,就去想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周父拉着周宴清下起了棋,周母则和王妈一起坐在沙发上看春晚,而周蕴阳则是拉着孟溪出去玩起了雪。
  “溪宝,带你去看个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