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起阅居 > 历史 > 引妻入怀 > 引妻入怀 第6节
  白王依旧闭着眼,面上没什么表情。
  不过这次他没沉默,反而很快便回答了,“不曾。”
  倒如她想的那般。
  “没有便好,那臣女便放心了。”尹宛像是松了口气一般说道。
  白王没有接茬,喜轿中又陷入新一轮的沉默。
  该说不说,这尴尬打破了个寂寞。
  尹宛无奈的坐正身子,也闭着眼睛打算小憩得了。
  却没想到,她不说话,白王却在一旁开了金口。
  还是那种一开口便让她接不住话的程度。
  “你是在关心本王?”
  尹宛啊了一声,整个人呆住,不知该如何作答。
  万万没想到,白王会问出这种问题。
  对与她的反应,白王自在意料之中,也没打算听什么答案。
  两人便在无限的沉默之中一直坐到喜轿到达承天殿。
  这里是今日大婚的主要场地。
  因魏衡封王之前还是五皇子的身份,并未开府,封王之后即将要去封地生活,所以大婚也是安排在宫中举行。
  进入承天殿后,尹宛浑身紧张的在一众复杂目光的打量下与白王拜堂成礼。
  帝后叙完话,她便被嬷嬷搀着送入明煦殿婚房,白王则留在承天殿应付。
  一进寝殿,身子刚挨着软塌尹宛便像是软泥一般要立刻贴在上面。
  春见立刻拦住,提醒她,“小姐,可不能躺啊,这是宫里不是咱府中,若被有心人看见恐怕会传闲言碎语的。”
  几个嬷嬷宫婢们是出去了,殿中只剩下她们主仆二人,但难保外头没有眼睛盯着。
  “好吧,好吧,不躺便是了。”尹宛撑着坐直身子,努力使自己振作起来。
  坐了片刻,她感觉实在无聊,于是鼓起腮帮子对着长长的金色流苏吹了口气。
  流苏被吹着在半空中荡了荡,最后缓缓回归正位。
  望着那停住的流苏,尹宛忽然听到小腹‘咕’了一声,饿意随之袭来,一下子便挺不住了。
  “春见,我饿了。”她可怜巴巴道。
  “我听见了的。”春见心疼极了,忙说,“小姐,你先忍忍,我去看看能不能找些吃食来。”
  尹宛最不能受饿,才感觉饿不到片刻,已经开始眼冒金星了。
  “快去快去,不然你家小姐要饿死在这儿了。”她催道。
  春见不敢耽搁,麻溜起身往外跑。
  门一合上,尹宛便支撑不住摘掉盖头,往榻上一仰。
  每次一饿都想吐,也不知是个什么怪毛病。
  她忍不住在榻上翻了个身,想寻个好姿势让自己舒服点,却没想到竟压到了一团硌人的东西上。
  她气若游丝的捻起寝被一角去查看,没想到竟在里头看见不少吃的,有红鸭蛋、花生、红枣、桂圆。
  尹宛顿时来了精神。
  虽不是什么主食,但也能垫吧垫吧。
  还不知道春见什么时候能来呢,先吃些好了。
  她在中间挑了一颗硕大的红鸭蛋,对着烛光在眼前晃了晃。
  这东西倒是可以果腹,其余的消遣一下还差不多。
  望着红鸭蛋,尹宛心中不由的泛起一股酸涩。
  没有亲人在侧,连一个肯告诉她榻上会放这些个玩意儿的人都没有,当真是可怜啊。
  若是母亲与庄嬷嬷还在世,一定会事无巨细的与她说的明明白白吧。
  宫里那些个嬷嬷只顾着给她讲什么男女之事,讲了四个夜晚都没人肯说这些,想来怪是难受的。
  尹宛皱着眉撇撇嘴,学着往日庄嬷嬷剥鸡蛋的样子将鸭蛋在榻沿上轻轻敲了敲。
  鸭蛋底部出现裂痕,她便沿着那裂痕开始剥壳。
  想再多有什么用?还不如先填饱肚子,饿着实在太不舒服了。
  若是稍后被白王看见自己饿晕在这儿,那可真的能丢死人。
  不知是她指甲上丹蔻涂得太厚还是鸭蛋不好剥,剥了半天壳只去了一小半。
  她太饿了,看着露出来的一小节白嫩滑腻的鸭蛋脑袋忍不住就往嘴边送。
  先吃一小口垫垫吧。
  说来也真是不巧,鸭蛋刚刚送到唇边还未吃上一口,便听到外头有宫女唤道,“奴婢见过王爷。”
  突如其来的一声王爷差点没把尹宛送走。
  她吓得一个激灵,忙将鸭蛋藏起来。
  然后胡乱拉下盖头遮住吓红的小脸,以最快的速度在塌边规矩坐好。
  再将双手叠放于身前摆出一副安安静静候着的模样。
  门外那人却也像是刻意等她收拾好一般,在外头停了一会儿,才推门进来。
  脚步声很快便从外殿传入内殿。
  尹宛心脏砰砰直跳,脸颊像火烧似的滚烫。
  听到脚步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手心竟不由泛起潮湿来。
  第5章 005
  该说不说,他未免来的太快了些。
  算算时辰,距离她从礼成到现在拢共还不过半个时辰,难道他都不用应付应付那些参加喜宴的人吗?
  虽说在宫中大婚不同于民间,皇子不用忙前忙后招呼,但总要意思意思吧。
  毕竟前来参宴贺喜的可都是朝中重臣呢。
  白王确实不受宠,但据她理解的,不是越是不受宠越要表现好么?
  难道......他要去封地了,以后与这些大臣不怎么打交道,所以随便处之?
  这好像也不太能说通。
  去封地又不是与京都老死不相往来,怎么不用用心经营了?
  说不定哪一日便需要人家相助呢。
  思来想去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她也懒得再想。
  心中只是可惜了那颗鸭蛋,还没吃上呢,就给人打断了。
  他要是晚来一小会儿便好了。
  也不知道春见那丫头回没回来,万一撞上白王看见她手里端着吃的,那得多尴尬啊。
  其实,春见早就已经寻到吃的了。
  她已经在外头等了多时。
  本来高高兴兴的端着吃食过来去找小姐的,却没想到,在殿门前看见了白王。
  他也不进去,便在外头站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春见手里拿着托盘不敢过去,怕被他看见,便往后退了几步端着托盘躲进了暗夜里。
  按道理来说,洞房前是不能再送吃食进去的。
  春见到现在也没搞清楚为什么要定这样死板又无意义的规矩,吃又不让吃,喝又不让喝。
  身子若是孱弱之人,这么久不进食,岂不是要死翘翘?
  在黑暗里躲了片刻,见白王还站在门口不动如山,春见便有些急了。
  她可以等,但是小姐等不了。
  托盘拿着实在扎眼。
  不若先揣一个鲜肉包子在身上,趁白王进去洞房花烛之前给小姐吃了。
  吃个包子能费多少时间,随意扯个幌子让白王殿下等一等也是可以的。
  他现在不就在外面站着发呆么,再多发一会儿呆也坏不了事。
  拿定主意,春见便将托盘放在身后的石栏上,用干净的手帕包了个小包子揣到身上,转身往外走。
  忽然,衣领一紧,她整个人被一股力量给拉了回去。
  那人在她耳边低声提醒道,“别去,王爷马上要进去的,你去岂不是坏事。”
  春见连忙转头去看那提溜着自己后领的人,发现他竟是今日递牵红的。
  “是你?”她挥开那人的手,拉好衣领压着不高兴道,“我不会耽误多少时间的。”
  王爷他自己个儿都在外头站着呢,你这个小侍卫瞎呀。
  “反正你不能去。”苍河转到她前面抄起手拦在走道里,一副绝不相让的架势。
  春见简直气的火冒三丈,真想跟这个护卫打一架。
  但奈何这是王爷的护卫,不是她能冒犯的。
  她只好忍着火气求道,“我家小姐饿不得,你就让我去给她送一个小包子垫垫,成吗?也不耽误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