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起阅居 > 科幻 > 去他妈的爱情 > 第十二章
  12:路人甲视角
  高考结束,我不耐烦待在家里听爸妈吵架,自己背着个包出门旅行,我家在内陆,一直想去海边看看,所以这回,我一个人去了沿海的b市。我是奔着放松心情去的,顺便想对着大海寄托一下我青春期无处安放的忧伤和对未来的无线迷茫。
  结果到了那个据说非常美非常令人放松的海滨小城,我傻眼了,正是最热闹的季节,大街上沙滩上,一眼望去全是黑压压的人头,和赶集似得,人和人扎堆,到处充斥着欢声笑语和热闹的度假气息,我觉得满肚子忧郁的我和这里格格不入。
  背着包转了两圈,我终于找到了个比较安静的地方,这边一小片狭窄的沙滩上没人,我坐在一个礁石凹陷处,对着碧蓝的海迷茫自己的人生。但是还没放飞几分钟,我就听到了一阵不轻的响动,好像是两个人在附近打架。
  我探出头往外一看,瞧见沙滩上两个人。一个美大叔和一个帅阿姨,大叔是那种成熟冷峻型的大叔,阿姨是那种短发眼神锐利的御姐,看上去都是那种社会精英成熟人士。但是这会儿他们一个身上穿的是大花裤衩和小熊□□大背心,一个穿的是同款花裤衩和海绵宝宝t恤,感觉非常的……接地气。
  他们两个好像都练过,你来我往在沙滩上缠打了一阵,看着不相上下。我心想,这两个难道是情侣打架?是情侣吧,衣服像是情侣装。刚想着就听到那个美大叔停手低声骂道:“简贞,你还要不要脸!凭什么订房间你和渝渝一间!”
  帅阿姨哼了一声,撞了撞自己的拳头回答说:“你别老把我想的和你一样,一共就两个房间,我和渝渝一间,你和成琼玉一间,有什么不对,多大年纪了,劝你别无理取闹。”
  美大叔:“堂堂简总,只能订得到两个房间,你当我傻子吗。”
  帅阿姨:“渝渝临时要来这种人多的小地方,还能订到房间那是我厉害,你要是能再找到个空房间,老娘跟你姓。”
  美大叔:“呵,我没订到房间,有空余的房间都被你让人占了,你还以为自己那点小动作能瞒得住我。”
  帅阿姨:“既然你发现了,那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拿我怎么样?”
  美大叔扯了扯嘴角:“今天我要是打断了你的腿,有本事你就别到渝渝面前告状。”
  帅阿姨冷笑:“你也一样,被我打吐血了,可别抱着渝渝哭。”
  眼看着他们又打到了一起,我躲在石头后面犹豫,这一对说夫妻吧听这些话又不像夫妻,说仇家也不太像,究竟是什么关系?我要不要劝架?
  思考了一分钟,忽然远远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呼喊,那声音喊:“简贞,成襄——”
  我看到那沙滩上好像小孩子打架的两个人一愣,接着默契的一放手,同时噌的从地上爬起来,迅速开始检查起自身,完了再迅速的看一眼对方。
  “没事,看不出来打过架。”
  “卧槽了你个狗东西刚才打到老娘的脸了,你看看有没有痕迹!”
  “没有,我根本没用力,你还扯我头发,头皮都要给你掀下来了。”
  “哟哟,中年秃顶危机啊,头发一扯就掉。”
  “先管管你那胸下垂吧。”
  不打架的两人争分夺秒的低声吵着架,然后我眼睁睁看着两人忽然好哥俩似得挽在了一起,朝那个越来越近的声音走过去。我瞧见他们两个迎上了一个看上去很和善的女人,那女人是矮个子,很弱的样子,穿的是和他们同款的花裤衩和卡通t恤。三个人有说有笑,一道走了。
  大人的世界真是复杂,我缩回脑袋继续发呆。
  下午,我在这边一片沙滩上满脸忧伤的散步,又遇上了那个瘦小的女人,她抱着个本子坐在那埋头画画,似乎在写生。我来了兴趣,挪到附近想靠近去看看。距离那边还有六七米的时候,一个高瘦的,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子大步走了过来。
  人长得帅,就是穿着花裤衩和喜羊羊t恤都帅的掉渣。我瞅着那男孩子和女人明显是同款的度假服,心想,这应该是一对母子了。
  果然,男孩走到女人身边,面无表情的打开手里抱着的一大把遮阳伞,稳定在沙子里,将女人罩在了阴影里。女人原本正在专心画画,直到眼前落下一片阴影她才回神,抬头看到男孩就笑了,说了句什么。
  男孩显得有些冷淡,点了点头就走了。这对母子大概感情也不好,我心想。坐在附近继续发呆,我脑子里思维发散的胡思乱想,一下子想将来的大学,一下子想我吵个不停的爸妈。
  没过一会儿,我上午看见的那个美大叔过来了,他比上午打架那会儿稳重多了,是过来给那个写生的女人送冰饮的,说了两句话,也很快走了。
  再过一会儿,上午和美大叔打架的帅阿姨也过来了,她拿着防晒霜之类的东西过来,好像是让写生的女人帮她涂一下背。涂完,她也脚步轻快的走了。
  帅阿姨走了没多久,年轻的男孩子又来了,他看样子刚从海里上来,浑身湿漉漉的,画画的女人看了,让他低低头,给他擦了脑袋上的水。我看到那个男孩子离开的时候笑了笑,这一笑,脸上的冷淡就全都冲散开了,显露出一种眷恋和依赖来。
  在这之后,又是美大叔和帅阿姨轮番来,这么来来去去的折腾了一下午。我看了一下午,觉得那几个人有点烦,就这样那女人怎么能安心画画?直到夕阳西下,女人才收笔停手,她好像终于画完了。
  我低下头,觉得自己挺无聊的,竟然还在这看了一下午。就低头抓了一把沙子的短短时间,再一抬头,我被吓了一跳,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面前。她朝我笑了一下,递给我一张纸,是从她那个大本子里撕下来的,我一看,画的竟然是我。年轻的小男生陷在礁石的阴影里看着大海,在他身后是无边的蓝天。
  “送你。”
  我愣愣的,直到女人走远了才回过神来。
  我刚才是收到了陌生人的礼物了?我瞪着那张画,好半天,小心把画收好。
  我忽然,有点想去学画画。
  【完】
  ※※※※※※※※※※※※※※※※※※※※
  好啦,完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