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起阅居 > 其他 > 伪君子(百合abo)高h > 34.游戏5:真相 jizai18.com
  沉紫书缓和了一些,但是还是不想动弹,小穴里的精液被傅谨严用她的法杖堵住了。
  没想到傅谨严的法杖还能变大变小,现在小穴里插着的是不过十厘米长两厘米粗的法杖缩小版。
  一开始傅谨严把法杖塞她小穴里时,沉紫书还奋力挣扎,后来想到了技能多么吃蓝,还是忍住了反抗。
  为了把技能留到两个昏迷的队友面前,她不能用技能恢复自己的身体,只能被傅谨严抱着回到了暂住的地方。
  法杖很粗糙,属于树皮的粗糙划拉着甬道内部,因为法杖尖锐的棱角被精液包裹,现在沉紫书能感受到盘札虬劲的外形,虽然伤害不到穴肉了,但是很能带来异样的快感。
  这个法杖简直就像个小型的阴茎一样,而被法杖这个玩具插着的她显得仿佛很淫荡。更多类似文章:ji z ai8.c om
  忍受着法杖的折磨,终于到了暂住的房屋,首先把队友1用技能唤醒,小穴内的精液飞速被吸收。
  沉紫书看着蓝条,只能用最后一次了,这次用完就会直接清零,虽然如此,还是毫不犹豫用上了。
  队友才是打败魔王的重要因素!毕竟这个游戏系统提示都是联合队友。
  沉紫书沉浸在自己理清的思绪中,没有注意到使用第二次技能后傅谨严幽深不可预测的眼神。
  使用两次圣女技能后,觉得身体仿佛被掏空,无力瘫软在地上,忽然觉得下体有些不对劲。
  异样的火热从小腹传来,明明刚刚还被操得红肿的小穴竟然又饥渴的吐出了淫水。
  那种饥渴的感觉几乎快要把她变成荡妇,刚刚身体的生理脱水不是假的,现在又这种饥渴的表现也是真的。
  沉紫书咬着牙忍受着身体深处传来了一阵一阵热潮,爬起来努力直起身子拽了拽傅谨严贴身的衣衫。
  傅谨严身上的法师袍被白天的欢爱弄得乱七八糟,现在傅谨严只穿了一身和她里面的衣服一样材质的棉麻内衫,把健美修长的身形勾勒的气宇轩昂。
  顺着沉紫书的力道,傅谨严毫不反抗抱起了沉紫书走出去。
  知道沉紫书害羞,她们回到了花海。
  这一晚,疯狂至极的欢爱让第二天的沉紫书腿都在打颤。
  哪怕用了恢复技能,甬道内被阴茎抽插的感觉也没有消减。
  小穴已经被性器操出了肌肉记忆了。
  沉紫书虽然内心疯狂辱骂这个游戏这么得像黄游,但是游戏还是要继续的,都受了这么大罪,不通过誓不为军校生!
  至于被操得太狠了这种事,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毕竟她还需要傅谨严一路帮她充蓝——
  由于傅谨严的带路,这场讨伐魔王之路虽然也有小怪偶尔跳出,但总体来说是风平浪静。
  除了因为队友实力强劲之外,最大的功臣就是沉紫书。她使用了不计其数的恢复技能,虽然让全队无伤走进魔王城,可是她的逼知道她受了多大罪。
  一路上沉紫书几乎是常驻在傅谨严身上,使用技能后,就需要充蓝,如果不及时充蓝,她就会被情欲掌控不能控制自己。
  某次拖得太久忘记补蓝,沉紫书失去了意识,醒来后就发现自己主动扑倒了傅谨严,而且队友们都知道了这个技能的副作用,看着她和傅谨严的眼神很复杂。
  看着带着一抹微笑得意的傅谨严,沉紫书面无表情想,傅谨严肯定没反抗,甚至主动顺从了被npc队友发现她们的关系。
  自此之后,队伍氛围就变得很奇怪。
  沉紫书和傅谨严混在一起,叁个人机队友混在一起。
  人机队友还制止了沉紫书想要使用圣女技能的举动,队友2愧疚的讲“知道了这个技能的副作用,我们不会再让你继续使用的”。
  沉紫书敏锐得发现队友2对傅谨严有隐隐的敌意,这种敌意从何而来她也摸不着头脑。
  至于傅谨严,傅谨严谁也不在乎,她只在乎沉紫书。
  期间有几次还是迫于形势使用了圣女技能,然后,沉紫书的小穴里再次常驻了一根性器。
  后半程的怪物很多,队友们虽然奋力抵抗,也游走在死亡边缘,沉紫书只能一遍遍使用圣女技能,受重伤的人机队友这次没有制止。
  虽然很想维持尊严和体面,可是身体的情潮不停折磨着沉紫书。
  放下了体面和尊严,最后一段路,沉紫书一直都坐在性器上。
  宽大的法师袍罩住了沉紫书大半个身子,沉紫书的下体是赤裸的,与傅谨严紧密连接。
  远远看去,沉紫书和傅谨严环抱一起甚至能说一声情侣恩爱,只有她们知道,看似正常的表面下,是她们几乎没有分开的连接下体。
  人机队友沉默跟着两人前进。
  沉紫书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游戏会让人的尊严跌落成这样,她究竟在坚持些什么啊,可是一想到都走到这步了,再放弃这么多受罪不久白受了吗。
  巨大的下沉成本让沉紫书只能咬着牙往下继续走下去。
  但是,看着沉默的人机队友,沉紫书还是感受到强烈的羞耻,虽然是人机,但是她们知道她和傅谨严是相连的状态。
  虽然是人机,但是她们都有着和人近似的反应。
  沉紫书心里的委屈一股脑往外冒,她现在只想赶紧通关离开这个游戏。
  这个游戏给她带来了太多的社死记忆,再待下去,她快崩溃了。
  傅谨严倒是怡然自乐,或者说,现在的情况几乎就是她一手促成的,她当然满意。
  受到技能限制,还有队友死亡的风险,沉紫书只能努力用小穴吞吐着性器,甚至没有脱离性器过。
  傅谨严很喜欢这样,爱人就是要交融在一起。
  甬道长久被霸占,当性器抽出时,沉紫书竟然感觉内腔很空虚,想要肉茎快点插进来。
  这种变化让沉紫书惶恐,她不会被傅谨严弄出性瘾了吧,不会的,出了游戏就能好,不会的……不可能的。
  终于看见了魔王的城堡,沉紫书简直要喜极而泣,这代表她的通关近在眼前。
  推开厚重的大门,沉紫书现在终于能够脱离了傅谨严身上,毕竟两个人环抱一起对动作或多或少有影响,她现在承受不了失败的可能,至于傅谨严的辩解什么不会影响动作,沉紫书根本不听。
  谁料到,打开大门后,叁个人机队友瞬间消失,沉紫书和傅谨严眼前的场景变幻,最终停留在一处王座前。
  王座上空荡荡的,沉紫书皱了皱眉,不知道魔王在耍什么花招。
  队友的消失令她心底下意识涌上不祥的预感,伴随着沉重庄严的脚步声,沉紫书的不安越来越重。
  看到魔王的一瞬间,那股不安成了真,沉紫书想要尖叫。
  “为什么会是你!傅谨严!那她是谁!?”
  魔王竟然就是傅谨严,身后穿着法袍的傅谨严表情没有一丝变化,沉紫书一看就知道她们都心知肚明。
  只有她,只有她,被她们埋在鼓里!
  这个游戏的奇怪之处涌现在脑海里,这个游戏就是傅谨严用来戏耍她的!
  怒上心头,跑开后愤恨看着两个傅谨严。
  魔王傅谨严外表有了一些细微变化,头上额角两处有了巨大的恶魔角,红色的瞳孔和黑色的肤色都说明了这是魔族。
  魔王傅谨严说了第一句话“宝宝,过来”
  沉紫书尖叫“我不!”
  “你们,不,你!你耍了我!”
  两个傅谨严的神情统一,面孔上覆盖着阴翳和偏执。
  沉紫书还在大声痛骂“这么讨厌我吗!用这种方式,傅谨严你真是混蛋!”
  “我最讨厌你了!怎么能这么对我!?”
  傅谨严的神情彻底沉了下来,她只听见了那句“我最讨厌你了”,心里的思绪逐渐混乱,对沉紫书的渴望变得更加病态。
  竭力装作温和模样,傅谨严开口“不是的,宝宝,我只是……太爱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