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起阅居 > 其他 > 人间情事录 > 第二卷深沉夫君X缺爱娘子楔子
  晦暗的密室内,只有一张暖玉大床。轻纱漫漫,人影渺渺。
  白皙貌美的女子被牢牢按在男人坚实的胸膛上,下身与男人紧密交合。如瀑的长发,散落在两人裸露的肌肤上,还有几丝被香汗浸湿,湿濡濡地贴在她的额头,发尾随着她的吟哦和上下起伏飘落至她鲜艳的唇角。
  “夫君……不要……”快感袭来,她春潮般的花露直接浇在了二人的交合处。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去了,下腹的饱胀和酸痛让她忍不住求饶。
  男人忍住欲望,停了下来,一边拨弄她的头发,一边等她的痉挛过去。
  “那你爱我吗?”他埋在她的脖颈处低声问,吐出的气息都带着淫靡的味道。
  “爱……”她的眼泪落下,吐露出了真心话。
  男子轻轻一笑,带着嘲讽的意味,显然是不信她的话。
  但嘴里却说:“既然爱,那就和夫君一起待在这里好不好,就咱俩……”
  说着,下身接着挞伐,重重一顶,顶得女子的双腿不自觉地朝上扬,牵动了缠绕在脚踝的金锁链……
  “啊……”
  被肏得如浮萍般摇晃的许知月,只能紧紧抱住身前的男人,就像抱住海中浮木一般。
  她实在不明白,他们二人为何会到现在这般境地。
  高柳乱蝉,连日的暑热令许知月头闷不已,无法午憩。
  起身前往水榭纳凉的路上,许知月看到城里最会说媒的张娘子拉着自家夫君在花园墙角边密谈些什么,那略显粗俗的话语和头上夸张的大花大朵想令人分辨不出她来都难。
  “这事啊,就包在老身身上,包准给您找个搂着软和,能生会养的来。”
  搂着软和?能生会养?看来他是准备纳新人了。
  此刻她的心如同头上黑云,笼罩着人喘不过气起来。
  惊雷骤起,女子恍然惊醒,匆匆回了房间。
  许知月与夫君荆逸成亲近两年,一直无所出。而荆府是名满天下的巨富之家,夫君想要个继承人当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只不过,自进了荆府,夫君与自己同房也只不过寥寥数次,又怎么能怀上他的孩子呢?
  原来当一个男人不喜欢自己的妻子的时候,能子嗣都是不希望由她诞下的。
  许知月心乱如麻,说不清是悲伤更多还是对他的恨更多。
  转念一想,自己又哪有资格恨他。
  这桩婚事本就是她骗来的,抢来的,威胁来的。
  许知月自己都没有想到,一向懦弱的她也有这样不择手段的时候。
  荆逸是君子,这两年来能够以礼相待,并未为难苛责,令自己难堪,已是够胸怀坦荡的了。
  屋外转眼大雨瓢泼,豆大的雨点扑向窗棂,激得四处飞溅。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传来,许知月扯起被子,闭眼假寐。
  背对着来人,胸口纠紧,她既怕他出声又怕他不出声。
  现下还不知如何面对他。
  荆逸的脚步声在床边顿住,轻轻摇了摇她的肩膀,唤她的名字。
  见她没什么反应,荆逸叹了口气。
  没一会儿,床边传来了摩擦声和男人的重喘。
  一声闷哼之后,重归平静。
  这就是她的丈夫,宁可自己解决,也不烦劳她。
  许知月自嘲地笑笑。